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只听见地上跪的所有人尊敬的喊着这两个字,响彻了整个闺房。

    老爷?

    云希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只见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冲到了自己的面前,拉起了她转了一圈,欣喜的说:“还好,还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云希满腹疑惑的打量着这个老头儿,这个老头儿却马上变了脸:“娆儿,你怎么能这么胡闹!今日,你是嫁也得嫁,不嫁也得嫁!”

    听老头儿这么一说,云希才下意识的低头愁了一眼的着装,一身鲜红色的嫁衣,头上的金簪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嫁给谁啊?”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衰,刚穿越就要嫁人?

    一个家丁跑了进来:“老爷,六王爷的轿子已经到在门外候着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更是不由分说的下令:“来人啊,将小姐给我抬上花轿!”

    ‘咚’地一声,云希被盖上了龙凤呈祥的红盖头扔进了花轿里,云希不满的嘟囔:“就不能轻点吗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老爷我就不用去了吧?我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一个身影又被扔了进来,云希掀开盖头一看是那个自称玉儿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玉儿看到了云希面无表情,假惺惺的赔笑:“小姐,其实嫁给六王爷,也没什么不好嘛,虽说外人都传说他是断袖,可是小姐你也可以那什么嘛,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是个断袖!”

    倒霉的事情还真是一个接一个,这个比中福利彩票头等奖还难得的机会被她碰到,还要嫁给一个断袖之癖的王爷?

    天呐,造的什么孽。

    玉儿小心翼翼的帮着云希整理了一下嫁衣:“小姐,别生气,别生气,但是听说,六王爷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啊。”

    云希冷眼瞥了玉儿一眼:“那个什么六王爷,姓甚名谁,年庚几何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不是刁难玉儿嘛,你都知道呀,何必让玉儿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玉儿尴尬的笑着,云希冷哼了两声:“哼哼,就是故意刁难你,说,说不出来,今晚我把你给煮了。”

    谁刁难她啊,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玉儿耷拉着小脑袋向背课文一般:“六王爷排行老六,是玺妃娘娘所生,名叫景灏,好像二十岁了,其余的玉儿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,不如我们逃跑吧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,玉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:“小姐,你也太胆大了吧,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云希不以为然的抿着唇:“嫁给一个断袖,还不如去死呢,你走不走?你不走我一个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儿不禁思索,若是小姐走了留下她一个人,那最后所有的罪过都得落在她的头上,赶紧说:“小姐,别扔下我!”

    云希勾了勾手指头,玉儿靠上前去,她在玉儿耳边嘀嘀咕咕的半天,玉儿的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,两人对视了一眼,深深地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!救命啊!停轿,停轿!”玉儿探出脑袋来大喊着,前来迎娶的管家聂勒挥手示意停轿子,乐队的吹奏也就此停止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