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快来人啊,小姐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玉儿的演技怎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,里面的云希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放肆,今儿个是王爷的大喜日子,你在胡说些什么!”

    聂勒下马走近了凤尾层叠的花轿前,玉儿低头:“管家,我家小姐,我家小姐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“王妃到底怎么了?”聂勒急不可耐的问道。

    玉儿装腔作势的抹着眼泪:“小姐的病又犯了,呕血不止,得赶紧服药。”

    聂勒半信半疑的掀开了帘布,脸色大变:“这,这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云希昏倒在轿子里,嘴边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迹,聂勒也吓得脸色惨白:“那赶紧给王妃服药啊。”

    “药,药给落在相国府里,本以为小姐从此也就用不上了,谁知……呜呜。”

    玉儿又哭了起来,躺在那里的云希都险些忍不住想笑,这小丫头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速速返回相国府内去给王妃取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聂勒紧张的小声叫着:“王妃,王妃,您醒醒啊,可千万不能有事啊,这让我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聂总管,把小姐扶出去喘口气吧。”

    玉儿无辜的提议到,聂勒开始犹豫:“这……恐怕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大婚之日,除非王爷亲自接王妃下轿,否则王妃一个人出轿,岂不是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玉儿故作愤怒:“好吧,好吧,不出去就不出去了,离相国府也有一段路程了,还不让小姐放放风,你这是活活害死我们家小姐啊!”

    聂勒被玉儿说的满脸慌张,直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珠,无奈的说:“罢了,罢了,还是救王妃要紧,来人呐。”

    云希被玉儿扶着到了路旁的草丛边上,有几名侍女和男丁守着,玉儿低声说:“小姐,现在怎么办啊,他们都守着我们不放啊。”

    云希小声说:“让他们转过身去。”玉儿会意的一笑:“喂,你们都给我转过身去,不许看我们家小姐,否则,哼!”

    那些人也只好乖乖转过身子去,云希也松了一口气的睁开了双眼,首先看到的是那顶花轿,哇!还真豪华,轿顶的装饰都是金子和珍珠啊,可见这个国家还真是有钱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行事,云希蹑手蹑脚的提起裙摆躲在一旁的草丛中,玉儿清了清嗓子仰天长啸:“不好啦!不好啦!刺客啊!王妃被抓走了!”

    顿时乱成了一锅粥,玉儿乱指着:“聂管家!快去救王妃回来啊,刺客将小姐朝着那个方向抓走了!”

    聂勒差点崩溃:“该死!还不快去追,追不回王妃,你们也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发号施令之后,聂勒觉得不太对劲,哪来的刺客,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?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不会是在骗我吧?我怎么没看到刺客?你把王妃藏哪儿了!说!”

    聂勒又派人在四周查找,他不相信刺客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将王妃掳走。

    玉儿被这么一吓唬,着实被吓到了,身子不禁颤抖一下,声音也跟着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刚才,真的有一个黑衣人把小姐抢走了,我真的没有骗人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