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哎,你刚才说我会很惨,是什么意思?”云希还是不放过这个话题的拽住玉儿。

    玉儿看了看四周没人:“你明知故问,以前萧妃娘娘对你的惩罚,你忘了?这次嫁给六王爷的原因,你忘了?”

    合着嫁给那个断袖还是那个萧妃娘娘的主意?这女人怎么这么毒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深夜降临。

    云希和玉儿在点火,玉儿说她累就早早的去休息了,云希却合计着怎么回去啊,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。”

    背后一个男人沙哑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云希慢慢的转过身子去,一看是李副将,也便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副将表情难堪的挥手:“快快快,快过来!”

    “李副将!”云希作揖。

    李副将塞给了她一个果盘:“去,赶紧把这个给皇上送过去,我得去方便方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跑得无影无踪,不愧是习武之人啊,云希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云希端着水果往裳枫的帐篷里走去,玉儿说她喜欢皇上,然后现在她也觉得挺不自然的。

    进了帐里确实是又宽敞又阔气,什么都有,只是好像那个皇上不在,云希放下了水果离开了帐篷。

    离开皇上的帐篷之后,已经是夜深人静了,该休息的都休息了,只剩下巡逻的将士了。

    她偷溜出来放放风,走着走着发现了一个山洞,一个看上去很干净的山洞,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,发现里面其实并不大,只是有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池。

    云希谨慎的伸手去试水温,刚刚好哎,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山洞,倒像是个温泉,这几天总是跟那些男人混在一起,都没好好泡个澡。

    她又动了一个歪念头,褪掉了身上的铠甲,层层剥落了衣衫,走入了池底,身子被热水泡着,好舒服啊。

    突然!腰间多了一双手,抱住了她的身子,她惊慌失措:“你是谁,放开我!”

    但耳边传来的却是霸道的声音:“这句话应该朕问你才对,你是谁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朕?朕??

    云希的脑子里使劲的想着,能用这个称呼的莫非就是,莫非就是那个皇帝?

    天呐,一定不能让他发现自己,云希喘匀了气息:“我,我不告诉你!”说完,使劲的挣脱开了他的胸膛,窜入水底。

    “想跑?哼!”

    水面上赤裸着胸膛的裳枫看着消失在水面上的那个女人,也窜入水底追逐。

    云希后悔死了,现在该怎么办,他一直追着她不放,果不出其然又被他被抓住了,揪出了水面,紧紧地搂着云希一丝不挂的身子:“再乱动,朕现在就要了你!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云希再也不敢动了,裳枫笑出了声:“说吧,你到底是谁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好奇才进来的。”云希说的可句句都是实话,但是裳枫信不信就是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吻上了她的颈项:“告诉朕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云希支支吾吾的:“我叫,我叫云希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