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,爱上那个女人了?”

    他突兀的一句话,让云希感措手不及,结结巴巴的回答:“我没有啊,怎,怎么可能,我怎么可能爱上女人。”

    哼,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断袖之癖啊。

    他没再说话,也没再看向云希一眼,只是云希觉得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,浑身不自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禹洛王府内。

    回到了王府后,瑾玉着实受到了惊吓,战战兢兢的说:“禹洛王,公子,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希摘掉了头上的发髻,披散着长发,瞬间恢复了女儿身。

    瑾玉更是目瞪口呆:“你,你是女人?”

    “王妃,我先把这些东西放好吧。”玉儿有气无力的说,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瑾玉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瑾玉呆呆的念着:“王妃?你是六王爷的王妃,他是王爷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不过,瑾玉你现在是自由之身了,你有什么去处吗?”

    瑾玉欲言又止:“我,我没有什么去处,王妃你可以收留我吗,我会尽心尽力的服侍您的,您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她有点犹豫,不过自己好歹也是王妃,难道连收留一个丫鬟的权利都没有吗?

    “好吧,我去跟王爷说说吧,他会答应的。”云希自作主张的答应了,又说道:“你去找玉儿,让她带你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。

    他再次回到了那盘还未下完的棋局面前,接着一人对弈。

    云希躲在某个角落悄悄的看着他,想说话,但又不想打破此刻的宁静,但云希不知,他早已发现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何必躲躲闪闪,找本王何事?”

    云希难为情的走了出来,既然他这么直接,那云希也选择了坦白:“那个,王爷,我可不可以把瑾玉留在我的身边?”

    “府内的侍女你不满意?”他看也不看云希一眼,只是盯着黑白棋子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只是瑾玉没有地方去,我不想她流落街头。”云希一时激动坐到了他的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抬眸看了云希一眼,声音低沉而冷淡:“这种小事,你自己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谢谢你了!”云希一脸惊讶,没想到这么爽快就给答应了!

    然后,眼前的这个男人继续下期,完全不理会她的存在,让她觉得自己留在这里完全就是多余,准备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希满怀期待的看着他,他却问:“王妃可会下棋?”

    云希有点失望,还以为他要跟自己说什么呢,原来就是这啊。

    这个王爷真的是一点也不好女色,自己穿越过来这么漂亮的一副皮囊,他愣是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云希犹豫了一下:“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王妃与本王下完这盘棋,如何?”他仍然只关注着棋面。

    云希腼腆坐回了原位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云希没想到自己的棋居然下得这么好,想想也就明白了,估计是这副身体里残留着对棋艺的记忆吧。

    一晃,直到了深夜子时,他抬头看到了对面的女人已经疲倦得坚持不住,但却故作清醒,他一直不揭穿,只想知道她到底能撑多久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