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瑾玉还轻轻地朝着景灏的手背吹了吹,说:“好了,王爷,我给你涂好了。”

    弯下腰的身子起来的时候,故意装作不小心的模样,将六王爷修长的手与她的丰满来了个亲密接触,瑾玉立即脸红,可他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他抽回了自己的手,声音低沉而冷漠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”

    瑾玉转身的一瞬间看到了云希的存在,一脸惊恐的喊道:“王妃!”

    伏在书案的他抬起眼眸看到了云希,神情依旧冷淡。

    云希看了瑾玉一眼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瑾玉点头应是,不舍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希不禁在想,这个瑾玉真的对景灏图谋不轨?难道玉儿所怀疑的是真的?

    “找本王何事?”他站起身子,从书案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希回过了神来,随口道:“哦,没事,听说你的手被烫了,严重吗?”

    他伸出了自己的手,表情淡漠的瞥了一眼:“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很可笑,他怎么会有事,只是他会不会有事岂是这些凡人能懂的?

    “王爷觉得瑾玉怎么样?”云希看着景灏的那张俊美的脸问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闪过疑惑:“王妃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算了,就当我没说好了。”很明显的,景灏是对瑾玉没有感觉的,不对,应该这样问,景灏对女人有感觉吗?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事,本王去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袭紫袍踏出了书房,云希站在走廊上看着他消失的背影,他真的是断袖之癖吗?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他不是呢,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后,云希闲来无事在府中瞎晃悠。

    玉儿跟在她的身后,帮她扇着扇子,就怕她热着中暑

    云希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,古代的夏天也太热了,怪不得皇家的那些人都去避暑山庄,这怎么熬得过夏天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们从花园里走出来,听到了一个女人抱怨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玉儿戳了戳她的胳膊:“小姐,是瑾玉!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云希将食指放在嘴边,冲着她嘘了一声,然后拉着她躲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洗衣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要做这种事情,我也是千金大小姐啊,我不要做这种事情,我不要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瑾玉吃捶打着衣服,嘴里不停的发着牢骚,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,拿着那一堆的衣服泄私愤。

    云希身后响起了玉儿的声音:“王妃,你看到了吧,瑾玉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,她是不会甘心做一个下人的。”

    云希愣住了,怎么会看不出来呢,只是没想到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那个瑾玉看上去柔柔弱弱,但是心比天高,如果现在把她赶出去,是不是不合情理,也太残忍?

    可留着她绝对是百害无一利,究竟该怎么办,自己慷慨大方的将她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,她却想攀上枝头做凤凰。

    古代的女人,成天想的就只有这个吗,靠男人生存?

    这时,云希走进了洗衣局。

    “瑾玉。”云希唤出了瑾玉的名字。

    瑾玉惊慌失措的看了过来,是云希和玉儿,她们应该没有听到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马上就换了一副模样,楚楚可怜的目光让人啧啧赞叹啊,这个女人会不会善变得太快?

    云希和玉儿走了过来,虚伪的说:“你怎么不去休息休息就干活了?”

    “王妃,您救了我就是对我有大恩大德,我是来当下人的,又不是当王妃的,哪能休息呢。”瑾玉的这句话里的‘王妃‘那两个字已经泄露了她的心机。

    云希依旧笑着:“没事,抽空就休息休息,剩余的活儿,都让她们去干吧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