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雨终于在这时停歇,天上赤红的圆月也终于从乌云身后露出半个身子,淡红的月芒倾泻,笼罩着下方昏暗的大陆。在广阔雨林的边缘处,是连绵不绝的山脉,山与山相连,似乎连成一条正在休息的盘卧长龙。

    只是,不太平。

    在深山里头的某一处,此刻有着一场力量与毅力的角逐。

    被黑背双尾巨狼按压在草地上的雪白猫咪,身后的四条白软的长尾忍不住缠上巨狼粗壮的四肢,像是求偶一样轻轻摩挲着。

    然而与行为完全相反的是,那只皮毛漂亮纯色的白猫咪瞳仁在不断的放大与收紧,并没有表现出求偶时该有的兴奋与喜悦。

    黑背双尾巨狼低头,凑近白猫咪的肚皮,先用自己湿漉漉的鼻子压了压白猫咪柔软的皮毛,然后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简直不可思议,直到将距离缩到这种程度后,黑空才惊觉这根本就不是雄性的气味!

    但明明之前闻着,明明不一样啊!

    黑背双尾巨狼笑了,“哦~我之前还以为你是雄性呢,原来......”

    巨狼眼中浮动着趣味的绿芒,而就在他想要认真探索时,那只逐渐陷入迷醉的白猫咪竟然是身上白芒一闪,然后化成了白发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化为人形后,洛白感觉大脑有一瞬息的清明,虽然后面也慢慢恢复方才的状态,但猫薄荷确实对人形时候的她影响小一点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,小一点点。

    玉白的五指指甲陡然变长,而后锐化,几乎在指甲发生变化的同一瞬息,眼尾浸染绯红的白发少年迅速出手,利而长的指甲直指巨狼的眼睛。

    黑色的芒刹那闪烁,之前那头位于白猫咪上方的黑背双尾巨狼不见了,过分健硕粗犷的男人出现在巨狼方才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那黝黑的,足足比少年大上几个号的大掌,精确的扣住那只纤细白腻,精巧如冰雪雕砌的手腕,牢牢扣住,再一点一点的收紧,很快,那凝白如奶脂的肌肤上,泛起一圈脆弱的红痕。

    如同雪般的白腻,上面绽放出宛若红梅的艳丽绯靡,两种极端明艳的颜色,刺激得黑空瞳仁控制不住的缩了缩,紧接着,他嘴角边的弧度迅速加深,愈发的染上疯狂。

    几缕淡红的月芒溜过层层树叶,最后落在男人嘴角露出的那枚分外尖利的犬齿上,仿佛为其镀上了一层骇人的嗜血。

    粗犷的男人舔了舔唇,“真是,漂亮极了。”

    在那只手被握住后,洛白就放弃了挣脱,因为她知道不可能,且不说种族之间的差距,就是现在她的力气估计连平时一半都达不到,根本不可能能挣开禁锢。

    与其做无谓的挣扎浪费剩余的力气,还不如......

    并没有感受到那只被自己扣住的手腕有挣扎的痕迹,黑空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随后低头,凑近。

    看着身下人一寸寸陷入迷离的潋滟面容,黑空笑道:“你知道么,你是一份最漂亮的礼物,上天送给我的礼......啊——!~”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