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发泄一般的大叫出了声,胸前的那块五彩石那疯狂的闪烁频率仿佛要爆发了,随后,五彩石从云希的胸前飞奔到了半空中,分散成了五种光芒全部照向了云希的身上,

    云希的身子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站也站不稳,但是她努力的站在原地,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油锅里奸诈,那难受的程度让她不自觉的尖叫出声。那五种光芒就好像披着华丽外衣的死神,不停的冲击着云希的身体,直到云希看到了自己的双脚从雪面上消失了,自己的身子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,她惊恐,她挣扎,但都徒劳无功,眼看着自己的身子消失到只剩下那张脸了,她回头看着那皇宫的大门,依依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,然后整个人不见了,那五道强光也渐渐变弱,慢慢的不见了,从半空中掉下了被分裂成了两半的那块五彩石,没有了任何的灵力,没有了云希,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,静静的躺在雪里,然后急速而下的大雪很快就将它掩

    埋住。大地恢复了它该有的状态,在上面行走过的云希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,只有那正在被大雪埋没的脚印证明她从这里走过,只是天空有了一点点的异常 ,可谁也没有在

    意。

    ——四年后……热闹非凡的轩越国皇城大街上,百姓们安居乐业,正在喜气洋洋的迎接着新的一年,到处烟花炮竹响个不停,茶楼上雅间王公贵族闲聊的声音,格外的刺耳,即使那烟花

    炮竹的声音也遮盖不住。

    “哎,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啊,千万都别到处乱说,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,君主啊,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,君主不是看上去好好的吗?我看你才是应该担心自己会不会有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怎么是我胡说呢,我舅舅啊,是专门伺候君主的御医,与我父亲交谈时, 我无意听到的,据说是抑郁过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君主可是四年了,都没在纳一个妃子,选秀也不让办,他四年说的话,估计都不足百句吧?”

    “唉,云妃娘娘的消失,对君主的打击太大了,君主为了她可是废除了六宫,她还真是无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红颜祸水呗,不过君主身体确实是越来越差了,但是宫里都不让对外透露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那个云妃娘娘有点良心,还给轩越国留了一个萌越小太子,否则啊,还真是后继无人了,江山得落入他人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宫内,龙床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被扶着不停的咳嗽的是他,四年后的他,霸气未减,但是脸色却有些难看,宫女递过来了药碗:“君主,您快些用药吧,御医说,您再这么咳下去,恐怕会咳出血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他毫不留情的怒吼道,将宫女手中的药碗打翻在了地面上,那瓷碗破碎的声音,很刺耳,吓得所有人都跪倒在了地面上求饶:“君主饶命啊,君主饶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驾到!”殿外响起了太监的声音,四年后的太后容颜有些憔悴,看着地面上的一片狼藉,赶紧冲了过来扶着他:“篱落,你怎么还这么任性,你看看你都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