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这是女魔头的座驾。”这时,莫良双手抄着裤兜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,他是终于可以回到学院来,如果再不回来的话,估计风头都要给冷奕潼给抢光了。

    “女魔头的座驾?”南流愣了愣,随即惊疑道:“你是说,这辆车是阎樱的座驾?”

    莫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顿时,南流是震惊了!

    传闻女魔头的座驾,从不载人,更别说是借给别人开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这一辆座驾却被冷奕潼开到了学院,阎樱是有多宠溺的他啊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,这一辆座驾是直接送给冷奕潼的,估计会更加震惊吧?

    那又如何。。。。。?

    他现在被学院放长假,只要在这段时间不和自己争,就有信心将上官秀秀追到手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忘了我?“莫良斜了眼南流,嘲弄地说道:“我不过是请假了几天,你倒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莫少,我又怎么敢跟你争呢?”南流连忙挤出了一抹笑容,讪笑道:“你和秀秀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   莫良扯了扯嘴角,也不管南流这一句话真心与否,反正自己才是上官秀秀的真命天子。

    “南流,你可以追秀秀,但请做好一败涂地的心理准备。”丢下这句话,莫良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南流的脸阴沉下来,冷冷地盯着莫良的背影。“你放心吧,不到最后,都不知道谁才一败涂地。”

    冷奕潼回到了玛莎拉蒂的驾驶位,打开了公文包,上面有一份合同。

    “经纪合同?!”看到这里,她是一阵明了,前段时间一直忙于选徒之日,又发生了不少琐事,都要将这事情给忘掉了。

    冷奕潼苦涩地摇了摇头,想不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,被人逼着签下这一份卖身契啊。

    占星,是一家三流的经纪公司。

    然而,当冷奕潼按照合同上的地址找到这家公司,才知道什么叫没有最烂,只有更烂。

    一个窝在居民楼的经纪公司,又能有多大的名气?

    而且,这还是二三十年的居民楼,哪怕是再便宜,免费的,都不会有俊男美女选择这么一家经纪公司。

    “啧,连电梯都没有吗?”冷奕潼叹了口气,走上了九楼,站在了一扇生锈的铁门前。

    叩叩!

    她敲起了门。

    但是,良久也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冷奕潼皱了皱眉,她的敏锐感觉告诉自己,这里边是有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里边的人不管自己怎么敲门,就是不开。

    冷奕潼摇了摇头,忽地眸光一沉,抬起脚来,重重地踹在铁门上。

    顿时,劲力爆发,这一脚生生地将铁门给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当铁门被踹开的一刻,冷奕潼看见一个胡子拉碴,穿着一条大裤衩的男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黄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啊!!别打头,欠你们的钱,请多宽限几天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本能地抱住头,蹲了下来,不停地哀求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冷奕潼是明白,这个家伙之所以不开门,是以为自己来讨债了。

    凌校长,你确定不是在坑我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